6/24/2014

此心不沉


除了吳平城醫師的“軍醫日記”外,第二部有關神靖丸的書,“此心不沉: 陳纂地與二戰末期台灣人醫生” 預訂於7月1日出版。 陳纂地醫師倖存後,滯留越南,參與其獨立戰爭,返台後又是228事件,台中地區的主要人物之一,事敗逃亡,自首後,被限制在台北開業行醫。

作者鍾逸人出生於1921年,是陳醫師的戰友。 這本書補全了一大部分神靖丸事件史,值得一讀。

2/10/2014

Update 23 - 台南州鄭慶朝醫師

鄭醫師的長孫Yuu Min 先生來郵告知,「門口結訓照,前排右二坐者是先祖父」:

 鄭慶朝醫師,1926年畢業於台灣總督府醫學校.不幸亦與神靖丸共歿.

2/02/2014

魏秋金醫師口述史


張芳玲(亞洲大學『霧峰學‧學霧峰』社區講師)專訪神靖丸乘員之一,太平洋戰爭倖存的魏秋金醫師, 請看: http://mypaper.pchome.com.tw/socialwork1930/post/1322771191


7/19/2013

終於見到面 July 21, 2013

7/21/2013 At last, a meet-up of the two who have started this blog. A full circle completed.

Re-examining Shinsei Maru story
Cheng, Chen, and Huang family get-together at Yang-tse River Restaurant, Lexington, MA
將近六年的網路聯絡,神靖丸戰歿醫師的遺屬 BH 從美西過來,17日已先跨國到加拿大和Jhen 初次相見. 接著21日要到美東與Eyedoc和黃教授兩家人歡聚, 也都是第一次見面, 很是難得.
 
這也是一個追記當初成立神靖丸網站過程的機會. 以下是Eyedoc [我] 的回憶: 

六年前,在網路上用中文關鍵字查資料,還是有相當程度的困難. 主要是中文Unicode字體還沒有完全國際統一.加上繁體簡體,日文的漢字本身和文字處理軟件,每種又各自有不同字碼,還有微軟火狐等browsers會自作聰明的解碼,常常輸入一個漢字詞句,搜尋結果每次都不同,通常是文不對題,白費力氣. 如果打進神靖丸以日語發音的 "Shinsei Maru", 也會有一些美方軍史文件出現,可惜在查明時間地點後,才知道多為與神靖丸同音不同字的船隻. 偶而找到的正港Shinsei Maru 文件,如獲至寶.

就在這種情況下,有一回例行打入"神靖丸"三字, 碰碰運氣, 非常驚訝的發現, 居然有篇登在舊金山一基督教會的網上刊物,有一位作者紀念她母親的文章,提及作者父親乃是隨神靖丸戰沒,正也是我父親搭的船. 因為文中對神靖丸遇難的情節和我所知不太相同,和母親商量後,決定通過網上所載教會地址與作者聯絡. 還好教會負責人很負責任的幫忙,才聯繫到作者 BH. 自此,我們家才知道原來這世界上並不是只有淡水鄭子昌醫師的家屬,還有別的神靖丸家屬們,大家都會想知道當年父兄們出了什麼事.

同船倖存的吳平城醫師曾來我們家相訪, 他寫的"軍醫日記"有珍貴的出航和聖雀岬轟炸的記錄, 但要完全了解歷史背景,我們才能開始接受神靖丸船難的不可避免性. 近年來Google漸漸成熟,加上很多戰時資料開始解密, 正好以部落格的方式大家合作,登載置評,一篇篇的來補足歷史.我的圖書館學出身的表甥女Fung-yin還終於從日本國會圖書館存檔,找到神靖丸乘員的全部名單,彌補了一大遺憾.

這也就是神靖丸網站的起源, 就是要讓太平洋戰爭中,台灣三大船難之一的神靖丸,不會被遺忘.

這幾年,已經由此網站聯絡到還在世的兩位醫師,還有分住世界各地各家家屬和遺族.而且住得最近,僅二十英里,是生還的醫師助手之一,台中州黃先生的兒子,黃教授一家. 不止如此,冥冥之中也有安排,我在母親過世後不久, 忽然強烈感覺應該回到已離開數十年的台灣,起碼作個短期服務. 2009年,到台中沒有幾天, 不小心掉了的手機, 竟是母親1950-60年代服務的美國海軍醫學研究所的同事檢到的. 接下來不到一個月,王小棣黃黎明兩位導演,在看到神靖丸部落格後,以電郵聯絡,到台中來訪問了我和正好也在台的Jhen.然後是與素不相識的龍應台教授的談話,這些都被收入她們的作品之中,都已在台灣發表. 

這些發展已非"巧合"兩字可以形容, 但就是這樣,神靖丸的歷史長存.這個網站也是永久性的紀念, 各位戰歿者應該可以安息吧. 

天佑神靖丸家屬, 天佑台灣.

7/18/2013

Montreal July 17, 2013

"神交已久, 一見如故" - BH 和 Jhen 終於在 Montreal, Quebec, Canada 會到面:

歡聚﹕陳廖兩家夫婦加上Jhen的作品
這是歷史性的一刻, 相信洪元約和陳茂淇兩位醫師在天之靈,也會感到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