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018

再見海南島

中文版 天江喜久翻譯 遠足文化2016出版
2010年辭世的昔日台籍日本兵張子涇,二戰時期以海軍通譯身分被日本政府派往海南島。日本戰敗後,他和上千名台灣士兵收容於集中營一年,搭船返台的過程中遭海盜襲擊、颱風侵襲...

11/08/2017

台湾人元日本兵

1977年8月,台湾人元日本兵傷亡者包括13名或本人或遺屬向日本提出賠償訴訟,但1982年2月26日,東京地方法院裁定敗訴,見 http://kohnotoshihiko.com/weblog_ja03.htm 並謝謝Tsuchiya Miki 的臉書鏈接。我們現在將此部落格中所提十數位服役的台灣人敬列如下,也是紀念先輩的意思:

鈴木健二/蘇 鈴木: 大正12年(1923年)生 嘉義県中埔郷 第2回農業義勇団 南東方面艦隊第8海軍軍需部生産隊

李爐: 台中市東区 屬第3次南方派遣団 昭和19年戦死於馬尼拉


大石忠義/パジヨロ・カピ(排灣族)/阮曽慶雄: 大正10年(1921年)生 屏東県春日郷 第4回高砂義勇隊

今川輝三郎/余 耀輝: 大正6年(1917年)生 嘉義市 海軍第16警備隊 服役海南島 空襲中被炸斷右足大腿部

洪 坤圳: 大正14年(1925年)生 南投県草屯鎮 第2回農業義勇団 南東方面艦隊第8軍需部生産隊 在拉包爾受敵機機銃掃射,右前腕部切断

洪 火灶: 大正6年(1917年)生 南投県草屯鎮 第1回農業義勇団 南東方面艦隊第8軍需部生産隊 空襲時受傷,左下腿部切断
後排右1洪坤圳先生,前左2洪火灶先生
鄭 武定: 大正4年(1915年)生 台北県中和市 林1611部隊 陸軍工兵隊

洪添寿: 彰化 第103海軍施設部軍属 昭和20年(1945年)5月11日戦死於呂宋

張甲四: 彰化県員林鎮 第15回特設勤労団 戦死於新幾內亞

中: 張甲四先生


鄧 来添: 大正4年(1915年)生 屏東県内埔郷 陸軍東部86部隊 上海捕虜監視員 昭和19年(1944年)上海陸軍射撃場建設現場被機銃掃射致左下腿部切断

山口達男/バッサオ・ワタン(泰雅族)/張 金章: 大正14年(1925年)生 南投県仁愛郷 昭和18年(1943年)第1回特別海軍志願兵軍人 服役駆逐艦

長寅健一/張 長寅: 大正15年生 雲林県大埤郷 海軍第8軍需部生産隊 拉包爾空襲時被機銃掃射前腕部切断 一兄長在新幾內亞戦死

王 朝坤: 明治36年(1901年)生 南投県埔里鎮 昭和12年(1937年)参加上海上陸作戦 長男王献臣是特設勤労団員,昭和19年(1944年)在新幾內亞戦死

楊碧年: 第19回特設勤労団 於新幾內亞戦死

蔡 順庫: 大正11年(1921年)生 嘉義市 第23回勤労団 兵器廠服務 被機銃掃射,右大腿部貫通創傷

湯川孝二/ユウスウグ(鄒族)/湯 保福: 大正8年(1919年)生 嘉義県呉鳳郷 第5回高砂義勇隊 

松下政治: 第3回高砂義勇隊 新幾內亞戦死

吉川正義/ワタン・ノウミ(泰雅族) /何 義春: 大正14年(1925年)生 南投県仁愛郷大同村 歩兵第47連隊第4中隊 軍人 服役印尼

加藤直一/パキシャン・ナオ(布農族) /高 聰義: 大正9年(1920年)生 南投県仁愛郷大同村 台北帝大農林専門部出身,総督府殖産局農林課服勤 昭和18年(1943年)志願入伍海軍特別陸戦隊 出征新幾內亞

南郷元孝: 大正6年(1918年)生 台北市 日本語学校長 海軍第3艦隊第5水雷戦隊 軍人役
海軍中尉南郷元孝
天佑台灣

10/17/2017

台南第二高級女子學校同學錄

我們在臉書上看到這一頁,洪元約醫師夫人在移民美國之前,常與同窗聚會,這是台南第二高女(現台南女中)畢業同學錄的記載。(因為失去原文網頁鏈接,敬請原版主來聯絡,希望能補白另一段歷史,謝謝。)

7/06/2017

醫專乒乓球隊

謝謝Ken Hong醫師提供難得的資料
林鵬飛醫師生前有提過在台北帝大醫專時(1941年次)是乒乓球隊員,那時的球隊 manager 是倖存神靖丸沉沒事件的孫瑞蒸醫師(1940年次)。上面的剪報是 台灣新民報 昭和八年七月十七日出刊,左下部分載有台北醫專乒乓球隊到台南比賽的短訊。顯然打乒乓球到能比賽的地步是醫專傳統。

6/06/2017

永遠的座右銘

"自我歡悅,自我安寧,自我驚懼,就是天意"
遠眺觀音山


5/18/2017

綻放 波光 - 石雕的故事

民生故事館的前庭立有兩件黃清輝大師的精心傑作,“綻放”與“波光”,一白一黑,雖以形命名,但涵義甚為深遠。

右: 綻放 左:波光
綻放花像是代表耶穌基督的木槿 the Rose of Sharon, 而“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的最好結局就是再見面,所以“綻放”是重聚之地。
“綻放”的全貌
神靖丸遺屬們緬懷,在“綻放”之前與父兄重聚主內
“波光” 乃形容神靖丸航程所見,應是海天一色,但是海面下黑流中隱藏了不可測的重重危機。
無邊,一望無際,的“波光”
也是“海音”,一則形容神靖丸乘員中在船艙內傾聽海的音訊,二則華嚴經“本來無一物“,無人不回歸自然,經含海音一詞。
困於頭頓內海,永遠不再航行的神靖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