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3/2009

谷歌尋人一線牽( 62 年後)

English Readers please click
Amazing Link up after 62 Years -- by BH

自從我的父親在「神靖丸」沉船喪命的那一天起, 已經過了64多年歲月,那天,許多「神靖丸」醫護人員亦喪失了他們的生命。很感謝吳平城醫師的 「軍醫日記」,我終於知道那條沉船貨輪的名字,以及很多當年「神靖丸」不幸炸沉的細節。吳醫師在沉船40年以後, 憑著驚人的記憶與毅力, 才根據當年隨他漂浮在西貢外海灣, 浸過海水, 油漬的日記開始寫下該書。

據我母親當年聽說, 最奇怪的莫過於該船並沒有任何受傷的士兵可以讓家父和其他醫生看病及照顧, 也沒有救護船的十字標誌。 當年母親向台中州11位醫生中, 唯一的倖存者黃醫生, 打聽「神靖丸」的消息時, 他並不願意談任何有關「神靖丸」的事情,只因黃醫生受了極嚴重的驚恐,精神狀況已不穩定。當吳醫師的書出版後, 家兄曾拿給我看, 我當初的心態是拒絕知道,也不想知道。 我告訴自己, 我不忍心知道更多關於我父親在那條致命船上的痛苦。所以我只是隨便翻翻而已, 不敢詳細閱讀。 不過船名倒是還記得。

萬萬沒想到, 在老遠的地方, 有一眼科醫生Dr. Cheng,大概已用盡google搜索一切與Shinsei Maru有關的資訊,終於在2007年夏天,出於好奇心,他試著用中文名稱--神靖丸,以谷歌來搜索看看。那知,令他大吃一驚地,突然搜索出我的文章 ”母親坎坷的一生”, 是當時唯一完全符合 ”神靖丸” 三個字的網路聯接,http://www.ecanaan.org/taiwanese/mother2002/MomsLifeStory.htm

雖然多年來,我在教會刊物上斷斷續續地寫了好些文章,記念我的父母親,但這篇卻是唯一把「神靖丸」放進去的文章,因為我把家父的沉船與恐怖的911--紐約世貿中心雙子樓倒塌--聯想在一起。 (事實上,因為我不懂日文,我根本不知道「神靖丸」英文名稱是Shinsei Maru 直到後來鄭醫師告訴我,才知道。)我也一點都不知道甚麼時候, 那篇早先登在2002年母親節特刊的舊文章, 隨舊特刊被上傳到迦南教會的網站,因我也已經改在人數較少的南迦南教會聚會了, 所以豪不知情; 當時2002特刊也是唯一過去的特刊被開始上載的, 且藏在教會網站深處,要特地去找,還不見得找得到呢。竟然被Eye Doc 用「神靖丸」三個字google 搜尋到, 真是太巧合, 太神奇了!(讓我發現google搜索真的是很厲害)。Eye Doc 送出的尋人Email 被當著來路不明的Junk mail 給刷掉,他寄到教會的信,也一個多月以後才由吳長老轉給我。讀了他的信,知道有人的父親與我父親同沉船,正在找我,叫我忍不住熱淚盈眶。

因此,在「神靖丸」沉船62年7個月以後, 我很驚奇地被 Eye Doctor 鄭醫師, 給聯絡上了。這個巧合, 也只有在這個網路時代,才有可能, 之後我們又以電子郵件繼續聯絡,讓我獲悉更多有關資訊。鄭醫師努力地建立「神靖丸」博客, 提供「神靖丸」所有資訊; 是我所見過最詳細的「神靖丸」資訊( 除了「軍醫日記」以外)。鄭醫師來信校正我筆誤的沉船日期及一些道聽途說,錯誤的記載。想當初, 我把「神靖丸」放進該文,只不過是為了徵信及表示我知道船名而已,做夢也沒想到,有人還能替我校正日期。 這下可好, 我重新好好地,仔仔細細地,一字不漏,從頭到尾讀了再讀「軍醫日記」,我不再不敢面對事實了。為此,我深深感謝上帝和鄭醫師母親,她老人家鼓勵Eye Doc 主動與我聯絡及校正。(很可惜鄭伯母已於去年6月安息主懷, 沒能及時拜訪她老人家,甚憾。)我希望我們能夠通過這個博客,找到更多「神靖丸」的不幸罹難者及倖存者的家庭,彼此慰勉,攜手向前。我很感激鄭醫師把收集了這麼多年的所有資料,無私地全公佈在此博客上。我也非常感謝他曾經熱心地成立了一個博客論壇,專門討論信仰問題。
(http://themindofgod.freeforums.org),(很遺憾此論壇已被freeforums.org不事先通知就整個刷掉,現已不復存在,全無蹤跡。) 不過受到鄭醫師的好影響,我也開始設立自己的部落格”心絃交響“ 部落格
http://heartstring2.blogspot.com 希望有人能上網探討信仰的疑雲與實際. 按下連的2題目應可有所討論吧.
死後仍有生命嗎?
一位深入禪宗醫生的大開悟?
(911將屆滿8年, 特將此一線牽的原文”母親坎坷的一生”以"恐怖的911聯想曲"重新登在「心絃交響」部落格,詳見下連)
恐怖的911聯想曲

雖然我仍不全然明白, 為什麼我的父親不幸早逝,我卻清楚知道,沒有上帝的愛,我母親,家兄及我,不可能安然走過這戰爭的時代悲劇而享有平安喜樂的人生。上帝應許不會離棄孤兒和寡婦,祂的確從沒有離開過我們,讓我們孤單。祂的恩典,確實遠超過任何在我們生命中的悲劇。


想想看:
如果沒有人想到要把舊的母親節特刊上載Canaan Church website 的話,EYE DOC 就不會google到我的舊文, 他也不見得會再繼續用「神靖丸」三個字google搜索下去。當然, 我也有可能已經搬到天涯海角去,無從聯絡; 他的尋人信件也有可能被丟進垃圾桶。 我有可能年紀一大把,不會email 或不想知道細節,甚或不知對方是否是詐騙集團呢?( 此部落格當時尚未建立) 又他的母親若不曾鼓勵他聯絡看看…( 當然我也有可能已經不在人間了) 這些變數都缺一不可, 環環相扣,不是嗎? 你說奇妙不奇妙?( 以上乃回應讀者留言) 在這背後,的確有神奇妙的引領,要我經營信仰探討部落格吧。

(若欲更深入了解許多遺族心態, 亦可參照拙文)
被遺忘的一頁台灣史「神靖丸」

後記:
去年感恩節前, 我在舊金山灣區, 台灣會館「心絃交響」講座與台灣鄉親分享「谷歌尋人傳奇一簍筐」, 就由這段傳奇說起。 附當時的傳單如下。
谷歌尋人傳奇一簍筐! ( 感恩分享)
眾 所周知、谷歌搜尋(Google) 無孔不入。除了一般搜尋外、用來尋人、尋友或尋根都是一級棒。 這些都是E 世代帶給我們的特別服務。好好用它、必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先由洪父的沉船「神靖丸」號及其引出的骨牌效應說起、野人獻曝一番、將一些感觸和大大小小的真實故事、感恩節前與大家分享。 屆時期盼您蒞臨指教。也十分歡迎加入您自己的故事與我們分享。

2 則留言:

BH 提到...

Thanks to Hango's comment, a friend in Funp.com

7小時9分前發言

因美國勞工節三天長假,三天以來,剛剛才第一次打開FunP,立即看到這篇感人文章的連結!的確是amazing!

BH 謝謝分享這個感人的故事!

BH 提到...

謝謝你! Hango:

真的很巧妙及奇妙, 當時的"神靖丸" link 獨一無二, 只有one link matched exactly. Thanks to Eye Doc's efforts and Funp.com friends' endorsements, today there are quite a few links in Google pages exactly matched.

想想看:

如果沒人把舊的母親節特刊上載Church website 的話, EYE DOC 不見得會再 google下去. 當然我也有可能已經搬到天邊海角去, 無從聯絡起; EYE DOC 的尋人信件也有可能被丟進垃圾桶. 我也有可能年紀一大把, 不會email 或不想知道細節, 甚或不知對方是否是詐騙集團呢?( 此部落格當時尚未建立)...又EYE DOC 的母親若不曾鼓勵他聯絡看看...這些變數都缺一不可, 環環相扣, 不是嗎? 你說奇妙不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