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2008

我的父親陳茂淇

Posted by jhen

我的父親陳茂淇,生於1907年 (明治四十年),祖父陳水發是烏日地方上有名的士紳,經營貨物運輸業有成;父親在彰化第一公學校畢業後進臺北第二師範學校就讀,師範學校畢業後取得教師資格並就任臺中市曙公學校的教導主任,1931年 (昭和6年) 離開教職,赴日進日本大學醫學科,1935年 (昭和10年)學成回臺,在當時臺南州 虎尾郡 二崙庄 油車 開業行醫。

1938年 (昭和13年)一月,與我母親林敏子 (光復後改名林敏敏) 結婚,我祖母與外祖母是要好的結拜姊妹,所以我母親及她的兄弟姊妹都從小就與我父親認識親近,外祖父是西螺名醫林振聲,開設拯生醫院,是當時在鄉下唯一設有X光等最新醫療器材的醫院,加以醫術高明、仁慈為懷,醫務非常煩忙,我父母婚後一年多,外祖父年歲漸高,遂要我父親來到西螺加入醫療工作分勞,從此直到1944年九月被征調,他都是西螺拯生醫院那位任勞任怨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茂淇先生”。

從我父親遺留下來的幾封書信中,我知道他幾乎每天都要忙到十一二點才回到家,有時半夜還要騎着 “鉄馬"“往診",最後幾張從高雄左營海仁會醫師班寄回的明信片,除了殷殷嘱咐母親勿要疏忽了我的教育外,還關心着外祖父母及家裡大大小小事,甚至還掛念着某幾位病人的病情。記得在我矇矇懂懂的童稚時期,常被陌生人哭着抱着聽他訴說着父親如何醫他救他幫他的故事。

我從未敢直接問我母親有關父親遇難的詳情,雖然她是位堅忍勇敢的女性,但我感覺得出深藏她心底巨大的痛楚,我没有敢去碰觸到它。

我父親陳茂淇,是位滿懷愛心仁心、德智兼備的好醫生,我以他為傲。

11 則留言:

BH 提到...

Dear Jhen:

It was very nice to talk to you over the phone last Sat. morning. I have read your post. I respect very much your father's diligent workings for his patients. Many MDs at that period of times surely worked sacrificially for their patients. They are so great indeed.

After talking to you, I went on a bus trip to attend Taiwan cultural day in SF. On the bus, I told a friend who doesn't get on internet, a few stories about Shinsei Maru. At the end, she said she knew Mr.Ho wu-te too. And her mom is also Mrs. Ho's good friend. It turned out she is your high school friend. Isn't that amazing.

Guess who she is, her maiden last name is Lin. Perhaps you can name her name. What a small world!

God bless you and yours,
BH

Kai-shao 提到...

西螺林振聲醫師,1938年在虎尾郡役所的身影!

http://www.wretch.cc/blog/anti8h8h/23774585

Kai-shao 提到...

我非醫界中人,所以對林振聲醫師在醫界貢獻較無認識,但我在日本時代末期一些出版文獻上,看過林振聲醫師的名字!(是他名字旁常附有西螺,是我雲林同鄉,吸引我注意)

他那個年代的醫師也常是全才的智識份子,醫學之外,文化水準也很高。

我阿公是褒忠潮厝台糖農場的農夫,潮厝距二崙油車只有四公里遠,那附近是很熟悉的,西螺的阿善師故事墓園,早在1970年代搬上華視螢幕前就都知道了。

此外,臺中市的「曙公學校」(曙=AKEBONO),終戰後改名叫「台中市立台中國小」,在後火車站台中家商南側。

Kai-shao 提到...

台灣有位許昭榮老前輩,他多年來一直致力為二戰前後,為日本、中國國民黨、中國共產黨出征的台灣兵,建立紀念碑及紀念公園,您父親當然也是被許老前輩要紀念的對象之一。

許老前輩努力多年,但一直遇到挫折,他在2008.05.20在高雄旗津自焚身亡。

台灣老兵許昭榮高雄旗津自焚身亡

(裡面有許前輩生前受訪的一些錄音)

台灣人在中國國民黨統治50年,大多數台灣人在教育與媒體催眠下,渾渾噩噩,不知自己歷史,不知自己長輩祖先歷史,這個事件是台灣人的悲哀,未來四年只會再倒退回去。

jhen 提到...

謝謝Mr.Kai-shao 的意見回覆,可惜雖提到我外祖父的身影,敘述沒有錯,但那照片是不對的。
也為許昭崇前輩默哀。aiivvn

Kai-shao 提到...

您是說該文裡稱為「林振聲醫師」的照片中人是錯的?

那位年輕的虎尾老弟不知林醫師長相(差了八、九十歲),原照片未附註人名,他是根據1934臺灣新民報社調查部編,《臺灣人士鑑》(他文末有寫),反過來查找照片中的人士。

建議您可以林振聲醫師後代家屬身份,直接在他文末留言。

Kai-shao 提到...

找到一篇西螺林振聲醫師1941.09發表的文章:

西螺地方に於ける
疾病に關する迷信


P2-P3
P4-P5
P6

這篇文章發表於1941年(昭和16)9月的「民俗台灣」雜誌,第一卷,第三號。

此雜誌是在日本時代末期,由一群日本學者創辦,結合了日本內地人學者與台灣本土智識份子,共同以「台灣的風俗、慣習、民俗」作研究、紹介。

主編是台北帝大醫學部教授金關丈夫博士,他是我最景仰的來台日本學者之一,非常飽學幽默,人面廣闊(George Kerr第一次來台作台北高校英文教員時就認識他),但最吸引我的是他為台灣本土研究的熱愛貢獻,金關先生雖是日本植民統治集團的成員,但並沒有族群的偏見,而且有多元文化觀(這就是近年流行的生物多樣性的概念),他來台很快就學會日常台語(來台日本人僅極少數會講台語),對台灣的原住民(含高砂、平埔),民俗、民藝、考古非常熱愛,特別要說明的是,那是大東亞戰爭時期,皇民化最熱的時候,居然有一群日本學者投入「台灣本土研究」(嚴格說是牴觸當時國策),令我輩悠然神往。

1945年終戰,他被台北帝大留用,但仍編完一本「台灣考古誌」留給台灣,1948年引揚。

我相信林振聲醫師這篇談台灣民間醫療迷信的文章,是金關丈夫教授親自邀稿的。

文中林醫師署名「西林振聲」,這應該是當年皇民化下「改姓」的日本姓,我猜「西」是「西河」(林姓堂號)之意吧。

jhen 提到...

謝謝Mr.Kai-shao,我今竟能見到我外祖父的著作眞是驚喜莫名!您定是位飽學之士,佩服之至,並致最高敬意!

Kai-shao 提到...

我沒有很飽學啦,六十多年前林振聲醫師(您阿公)那一輩的風範學問才令我悠然神往。

昨晚又想到,他在皇民化時改日本姓,前面加一個「西」字,也不排除是指「西螺」。

為什麼我當初會特別注意到「林振聲醫師」的文章?因為,我當初看到「虎尾郡林振聲醫師」這幾個字,聯想到我10歲後住的「雲林縣土庫鎮」,鎮上有間日本時代建的房子,有塊匾額寫「振聲醫院」(註:虎尾郡包括虎尾街 、西螺街、土庫街、二崙庄、崙背庄、海口庄),當初以為這位「林振聲醫師」是我們土庫「振聲醫院」的醫師,去查了才知不是,林振聲醫師是在西螺開業。

這套「民俗台灣」期刊,是1941-1945發行,戰後當然就結束了,但今天來看,它印刷精美,裡面圖表照片文字非常詳細,是研究台灣本土民俗的重要文獻,令人汗顏的是戰後台灣國民黨統治下整整40年做不出這種等級的刊物!

如果您或您家族對這套書有興趣,台北的南天書局在1998年有復刻重印出版(依原樣重印,原書超過五十年已無著作權),不過不便宜就是了,一套6400元。

聯結:

台北南天書局
南天書局出版品民俗台灣

Kai-shao 提到...

我想林振聲醫師是地方重量級人物,出席1938年虎尾郡役所(戰後虎尾鎮公所,目前做布袋戲文物館)的重要儀式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我有請那位虎尾老弟,把「放大」的照片寄到您留的信箱,也許借由您指認,可以認出真正的林振聲醫師來,這應該是兩全其美的方法。

那位虎尾老弟在史料不全、年代久遠下,還能努力整理虎尾郡史料,疏漏錯誤之處在所難免,還是要給他鼓勵一下的。這樣的台灣子弟其實是不多見了!

BH 提到...

Wow!

I am so impressed with all these dialogues between Jhen & Kai-shao.
I am so glad for Jhen's sake.

I've read Mr. Chen's comments in this blog and his own blog before. Also I've read his articles in other blogs like funp.com.Hi-on...etc. I am very impressed with his efforts of preserving Taiwan history.

佩服!佩服!